JULY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这里没有雾,却有雾一般的经历。

平安京第一美少年!!!!!论脸就是第一!!!!不接受任何挑战!!!!

“昨天你还在我可以触摸的眼睑之下,今日你在任何我想起你的日子里,而明日你或许已经涅槃成我不再认得的模样。”
“但我只喜欢这一刻的你。”

福州·上杭


-

画完感觉要死了(其实没有画完
差不多算第一次画这个 再上一次大概是六年级…。
感觉没有一点儿进步啊握草。
怕对比太严重了我就不放原图了x反正现实比想象得更梦幻什么的x

【黑研】余留的黑


余留的黑

黑研/研磨的单相思。
超短(。)
不甜。
不甜。
不甜!!
自己都看不懂系列。

大概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我的头发是黑的。
突然有一天,幼年的研磨这么想了出来。
“为什么我的头发是黑的呢?”
这个想法就像是慢慢生长的刘海,一开始并没有察觉,直到它有一天遮住了眼前的视线,一旦不解决的话,就会变得相当碍事。
所有人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真是个无聊的想发,赶紧去念书啦。”
千篇一律的眼神像舞台上苍白的聚光灯凝聚在研磨脸上。说话的人很快也就转过头去,忙着其他的事情继续说笑起来。
最多也就是拿粗糙的大手像抚摸外面来的猫咪那样挠一挠他的黑发。
唯独一个人。
“因为我的头发也是黑的啊。”那个人这么说。
“…这是什么鬼答案。”虽然听到的答案跟问题完全没有因果关系,研磨还是认真地看了看这个人的脸。
贴着三个创口贴,眉毛边有一点淤青和泥巴,黑色的短发像刺猬那样竖起来,刘海有一点儿长,眼角微微上扬着,稚嫩和想要快点儿长大的焦躁的成熟混杂在一起,构成了这张看起来…还有点帅的脸。
是隔壁的那个小混混嘛。
研磨有一点印象。
盯着他的刘海看了一会儿,想着这个人是不是也觉得黑头发这个问题像过长的刘海一样碍事呢…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盯着刘海,小混混突然伸手撩起研磨的头发,“这样…好像挺可爱的。”
他把研磨前面的刘海分到了两边,露出白皙的额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点像女孩子!”他自顾自笑了起来。
研磨鼓起脸,撇撇嘴把他的手拍掉了。
“黑尾铁朗!”对方特别霸气地吼出了一个名字。
研磨愣了一下,拍掉了眼前似乎是因为声波过大而震得掉下来的树叶,盯着他眼睛看了半天。
“我知道你叫研磨啦,不用报给我。”小混混,姑且叫黑尾好了,嘻嘻一笑,那手指搓了搓鼻子下方的人中。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呀!”
研磨猛地惊醒,一抬头看到一张汗水淋漓的脸。
“喂,你在发什么呆啊?教练叫你上场!”那张脸有微微上扬的眼角,浓密且黑的眉,棱角分明的下颚骨和眉骨,刀削般的鼻梁还挂着汗珠,黑沉沉的眼睛直接印出了研磨的脑袋。
是金色的头发。
什么时候他再也不问那个问题了呢?
回答了眼前的长大了的黑尾,他擦了擦额角的汗,钝钝地走上画着白线的球场。
黑尾在不远处的四号位站着,向他投来期待的目光。
那天的那个答案——
“你是个很优秀的人嘛——而且和我喜欢的女孩子一个姓。”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在那之后研磨把头发染成了黑色,在那之后的黑尾,并没有说过他梦中出现的那句话。
研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将散落的金色发丝拨到两边。

诈尸))
p1指绘 p2后期板绘x
向厚涂势力低头orzorz

十月份的摸鱼(。
终于有了板子x
然而这也还是不能拯救手残的我xxx

来混个更
火车站晚点等车的时候摸的鱼
无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