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かせて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伪同人】終わりの世界から


①灵感来自日文曲[終わりの世界から],顺便安利。
②与原歌词没有很大关联,所以伪同人。
③新文风注意避雷,这次大概是日系语言。
④结局奇葩,大概是BE
⑤文中人名地名均是瞎扯,如有雷同,先借我一用。

【正文开始】

  

  “请你悬挂着名为‘希望’的项链,我们一起变成‘自由’。”

  

  

  【静里】

  

  你说你喜欢年长的女性,所以上个周末我去商店里试穿了那双以前就和你提到过的高跟鞋。

  我在试衣镜前面看了很久,并不是觉得不好看,相反,整个人都挺拔起来了,有点儿时尚杂志里面那个个子很高的女明星,我忘记叫什么了,但是非常的有名,我也很喜欢。——啊,好像偏题了,我说的是,很好看,但是总觉得少了什么——那种感觉就好像1500块的拼图中一块放反了,你明白吗?不能够一下子说出来却又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我想,果然是年龄吧。

  我与年长的女性之间,差的那些年份,是无法弥补的。

  我常常想,要是妈妈早一点遇见爸爸就好了,那样我就会变成你所憧憬的“年长女性”。

  我渴望长大,长成你所喜欢的样子。

  为了这样,什么都无所谓。

  

  新年许愿的时候,许的就是,我喜欢一年能够长两岁,这样很快就能超过比我大两岁的你,变成再也不用担心年龄的女人。

  然后我收到了一张卡牌。

  那个样式,似乎是现在流行着的一种娱乐卡牌,但是上面什么都没有写,是空白的。

  我拿了笔,写下了新年愿望,就是上面我说的那个。(因为新年愿望直接告诉你了,就会不灵验。而且我还没有向你告白,所以只能写在这里)然后煞有其事地拍了拍三次掌,闭着眼睛默念了一阵,又小心翼翼地将它挂上了新年的许愿树。

  两天以后,它突然不见了。

  我去树下找它,一不小心,就跌进了这里。

  

  【静里】

  

  我叫铃木静里,住在神川长汀的一个小公寓。

  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现在正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到你了,你是四年前的模样,还没有变声,碎碎的黑色短发,穿着学校里球队的队服,虽然只有我的眉毛高,但还是很帅气。

  你的眸子里没有映出我,却非常失神非常专注地看着我好久。

  那一分钟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世纪,我承受各种复杂的感情和心跳加速接受你的目光洗礼。

  “你有看到一个这么高的小女孩吗?”你忽然开口,比了比你的眉毛的位置,那是我四年前的高度。

  “什么?”

  “她最近不见了,我一直在找她,她叫铃木静里,如果你看到了,能让她回家吗?”你焦急的脸色在一刹那击穿了我的第一根神经。

  我点点头,说不出任何语言。所有的应答和安慰都变成了废纸,还是我亲自揉散了扔进垃圾桶的。

  “那我先走了,谢谢你。”

  你与我挥手再见,满眼还是没有我的影子。

  为什么?

  你不是喜欢年长的吗?

  是因为,是我就不行吗?

  …不。

  原因,我其实是知道的。

  令我恐慌的原因。

  我捂住了脸,手指扶上树干。

  ——那个原因,或许我早就知道。

  如果我知道,那么我现在就犯了滔天大罪。

  

  【北木】

  

  我有一个青梅竹马,她前两天忽然不见了。

  原因我真的不知道,当她的妈妈跑来告诉我这个惊人的消息的时候,我趴在床上玩电玩,一直以为她估计又是为了一些无聊的理由。

  我的青梅竹马有点神经质。

  但是她一整天都没有回家,竟然也没有跑过来见我。

  所以我有点担心,但是又找不到她离家出走的理由。

  上一周的语文小测,也得了A,崇拜的那个学长也和她顺利说话了,我问过伯母,并没有因为钢琴弹得不好就骂她,实在是想不出任何理由她不见。

  但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她就是不见了。

  这两天她不见,我上课和睡觉都不能好好进行,甚至连妈妈拿来的便当也才吃了几口就放下来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我大概有点儿喜欢她吧。

  虽然我对她说我比较喜欢成熟的女性,但是她这样子的也不错吧。

  可惜也没有表白过,她就不见了。

  等我找到她,一定要狠狠骂她一顿,再告诉她,我喜欢她。

  

  今天我看到了一个很美丽的女性。

  她有高挑的身材,虽然脸蛋还有一些幼稚,但是却是我见过那么多年长的女性中最好看的,除了妈妈。

  我觉得那个人好像她。

  确切地说,我觉得她长大后应该也会那么漂亮吧?

  然后我和她说话了。

  那个人好像不是很高兴,也不怎么回答我的话,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还是好好答谢了她。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很想要和那个人搭话。

  

  【静里】

  

  我每天都会偷偷在后面看你。

  自从我到了这个世界,我就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我不能回家,会把妈妈吓坏。你看,自己家里的孩子突然长得这么大,会报警的吧?

  你还是很愿意跟我交谈,但是你的话语里总是充斥着她——四年前的我。

  我以前不知道自己吃自己的醋是什么感觉,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但是一点都不舒服。

  我的心里在告诉我,事情开始变得很糟糕。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我去哪里了,我唯一的感觉是,我心里那个理由开始一点点浮现水面,尽管我在它身上绑了个石头,还一次次把他压下去。但是已经于事无补了。

  你——喜欢我。

  不是这个我,不是年长的我,而是本来的我。

  我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很残忍的事。

  我说不定——把你喜欢的人给杀死了。

  我还挺想要有人能够将我绳之以法,但是这就和以前我变年长一样实在是太过奢侈了。

  现在我去和警察讲他们也只会把我当成疯子或是行为艺术演员吧。

  

  今天你突然跑过来找我,并对我说——

  “我准备离开这里,请你照顾好我的妈妈,我对不起她。”

  “为什么?”我愕然看你脸上坚毅而决绝的表情。

  “我要去找她,直到找到为止。”

  听完这句话我真的差一点哭出来,于是就脱口而出了——

  “你不可能找到她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告诉你这么残酷的事实的,我真的不是…

  我真的不是?

  “因为…你找的那个铃木静里,那个静里,就是我呀。”

  然后如同决堤的洪流,我无法停下倾诉的步伐,我抖落了一切真相,将拼图的碎块全部倾泻而出。

  这个事实对你太过残忍。

  你听完后沉默了很久,仍然告诉我——

  “我还是要离开这里。”

  我大概知道理由。

  不。

  我已经知道理由。

  

  【静里】

  

  我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了一片灰色。

  不是说我的心情是灰色的,而是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灰色。

  世界是灰色的。

  所有的阴影都如同被巨大繁密的蜘蛛网覆盖了一样,以至于我看世界的第一眼,差点以为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我躺在破败的木板床上,隐约能看到是我家的房间。

  其他地方都已经倒塌了,四处牵连着长条的污秽物和灰尘,惨不忍睹。

  四周充满着灰尘的飞舞痕迹,它们肆无忌惮地游玩,钻进我的皮肤的细孔,想要啃食我的心脏。

  我忽然发疯了一般坐起来,因为我看到远远的那张书桌上有一张被剪成了两半的照片。

  照片上是小小的我和小小的你。

  如同记忆里一样,那样灿烂的笑容还是历历在目,却已经变成了死尸一样的灰色。

  我轻轻拂去那一层灰,想要把你拯救出来。

  这里是哪里?

  这里,大概是,未来。

  我了解了处境之后,打算离开这里。

  “我要去找你,直到找到你为止。这也是一种赎罪。”我对着我们的照片这么说。

  在这个没有人的世界里。

  我迈出了第一个步伐。

  我想,我应该还学会了笑吧,从你那里。

  所以谢谢。

  

×××

一改文风有没有(笑) 这次是日系的(大概是因为日文歌曲的缘故吧)
其实这个故事我也不是很懂 总之就是不明觉厉
然后就产了这样一篇不明觉厉(bu)的文
这个脑洞还是很大 写得时候一直想到失忆症
虽然个人并没有很喜欢那部番 但还是比较满意它的设定
女主最后去的那个世界 我想不能称为世界
嗯 应该是一种暗喻吧 (是什么呢我也不懂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