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かせて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黑童话】夜莺

【负能量已爆棚】

我转头看向墙壁那边,一道蜿蜒的裂缝出现,像剧毒的蟒蛇,钻出来吞掉房间里华美的东西。

空气凝滞了,如迷路的孩童原地打转,却也不懂得溜进我的肺部。

一股带着霉味的窒息袭击过来,伴随死亡的召唤。

我不晓得我到底在这里呆了多久。因为没有可以计时的东西。

门外是繁华的黑夜。

金边勾勒的茶色案几,白净的瓷盘垒着向上,一只不知道枯萎了多久的白色玫瑰带着旧书页一样泛黄的颜色耷拉着脑袋,耸肩缩在玻璃瓶的一角。

缀着钻石珠宝的大吊灯。檀香的地板。独孤的沙漏被几颗石头卡住了旅途。昏黄色砂纸罩着的台灯落满灰尘。门框边的风铃永远不会响。

地毯。白色窗框。墨色玻璃。

蜉蝣。锁链。穹顶之下。

我趴在冰冷的栅栏边,放空双眼,没什么能够被我看见。

可能有一天,他们又会像之前把我带来一样把我带走。

他们有长长的身子,双臂长满毛,在夜色下泛出光泽,盈盈地走向牢笼。他们的体型过于庞大,一只爪子便可以捏到我五脏俱裂。

他们说我听不懂的语言,唱我听不懂的歌。

最重要的是,我被锁在笼子里,看着他们张开翅膀飞翔。

那一天我徒步旅行,穿越各种各样的地域,穿过他们的领地,躲过他们的追捕。他们有锋利的爪子,轻易划破我们的皮肤,而我们的弹弓,毫无作用。

父亲告诉我,我们人类,是这个世界上的低等动物,而他们支配我们,我们是猎物,是宠物,是一切不配拥有尊严之物。

白天我们机警地四处奔波,为换来一点晚上的安宁。他们在夜晚歌唱,声波如毒蛊钻进我们的七窍。

一个个同伴,或被他们用爪子轻易划破,或被他们的翅膀按压成粉末,亦或者,被他们用嘴叼起,关进这个满是屈辱的房间。

我的前辈们,都称他们为——夜莺。

我祈求他们给我安宁,可惜发出的鸣叫他们不能听懂。

我打翻笼子里精美的食料,他们只会误解我的愤怒,换上更加精美的食物。

几番折腾,我终于明白那些高贵自杀的前辈们的勇气。

所谓勇气,就是在这个世界不给我们磅秤的时候依然能够准确地估量生命的价值。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