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かせて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伪同人】第三天,连接中断。(三)

上一篇:(二)

【DAY02】

这几天几乎都是夕阳。
迟钝的目光凝聚在屏幕和屋后的风铃上,看着上面如灰色的银河流走过沙石一样的时间,mokiya叼着布丁的勺子,百无聊赖。
kurumi刚走,顺走了两袋没有开封的饼干。
“我说,你这个房间该扫了吧,臭死了。”她戴着耳钉,发出红色的光,像夕阳一样,敲碎门口的风铃。
mokiya坐在电脑椅上,罕见地没有玩游戏,而是一起床就打开了聊天室。因为时间还很早,没什么人在说话。她call了下Nov,对方没有回应。
“那你扫啊,好麻烦。”
“拜托,你是个女高中生诶?懒也有个限度好吗!”kurumi嘴上抱怨着,依然放下了包,“昨天yuitu还问我要不要带你去联谊来着呢。”
yuitu?那是谁。
kurumi的男朋友啊。心里忽然响起hell的声音,疏散慵懒。
“哈哈,你觉得我去了还有谁会去吗?”透过调暗了亮度的电脑屏幕,mokiya看到了自己苍白可怕的脸,与骷髅无异,眼眶下一圈两圈的都是深浅不一的黑眼圈,头发乱如黒藻,不堪入目。
“不要这样啦,mokiya要是打扮起来很好看的啦!”kurumi一边扫着卧室,一边安慰道。
一边安慰道?
mokiya自顾自坐在电脑椅上旋转,世界由蓝色变成黑色又变成蓝色,一晃神她看见了电子钟。
9:23.a.m
她想起来,hell在等她。
经昨天的宣传,hell的粉丝激增,一个晚上增到了480,一想到还有两天,任务就已经快要过半,她就觉得世界亮了起来。
但是完成了又怎么样?世界不会改变多少。
——但是啊,她会改变。
hell的未来也会。
然后她满意地戴上了耳机。
[你好mona!]灰色的男声带着清浅的笑意询问道。
她敲着第二个指节,在木质的电脑桌上敲出铁轨的节奏,悬浮窗里的男孩子探着身,表情是温和的40%灰,他的身体长在铁轨的尽头处,身上的荒草比昨天又多了点。
[早安啊,hell。]mokiya难得地微笑了下。但是她从hell的眼眸里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男孩子做了个鬼脸,在她视野里开心地笑起来。
“我说mokiya!别每一次我跟你说联谊就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电脑主界面好吗!很诡异诶!”kurumi大声的抱怨已经刺破耳机薄薄的膜孔像锥子一般打入脑子。
mokiya取下耳机,看到眼前消失了一半的hell,大声说:“kurumi,我喜欢你。”
“我说你这个人啊!怎么说都不听诶!太糟糕了吧!”她真的像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地做着清扫,蜘蛛丝挂在了耳垂边上,也丝毫没有在意。
她就像要葬身在红光盈暝的泡沫里一样,伴随风铃的和歌,她帮助mokiya将现实扭回45°。
我喜欢你哟,kurumi。
就像我喜欢80%的灰和45°的倾斜角一样。
你也是世界的异端对吧?
对吧!!
呐,从一开始,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这么觉得了呢,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是你…
太适合红色了。
黑色的反义词,是红色啊。
抱歉了。

mokiya记起来,有一个作家在发问,世界是不是都由偶数个词语组成,它们两两可以成为反义词,有些反义词只有一个,而有些反义词就像随机数。
那么,我的反义词呢?
她看着深邃的灰蓝天空,就像看进了hell的双眸。
hell是她为自己创造的反义词,像是红与黑一样的绝配。
叮咚。
她看到门的把手亮了起来,随着一点窗外的喧闹,风铃也响了起来。
邻居真是太吵了啊。
mokiya心里抱怨道,然后她转而看向屏幕。
一则新消息。
她点开,就看到了Nov闪烁的头像。
[最爱的mona抱歉啊,刚刚去了朋友家。]
[我跟你说!hell男神啊他刚刚又贴了个mv哦!]
mokiya愣愣地看着屏幕,这个剧情,走到了书页之外。她听见午夜十二点的指针有着了几秒钟的偏差。然后她敲响指头的第二个关节,听着它们回荡在空旷的铁轨上,和hell一起坐拥荒山。
她撤掉了Nov的私信,点开了聊天室。
qoko:[看到了吗!]
qoko:[@minami 你咋不上天哪?!]
minami:[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快要笑疯了!]
minnie:[话说,你们有看最近的新闻吗?]
新闻?mokiya望了望血红色的天,今天是几号了来着?
[今天几号了?]
mokiya码好了字,依旧在本地存了三秒,然后发出去。
qoko:[8.12]
Nov:[mona你不理我私信!heng你不爱我了!]
minami:[otaku的世界没有日期233【不对】]
眼看着话题马上就歪了,一直很在意新闻却从来不看电视的mokiya不得不继续发。
[好啦我刚刚有事。]
[@minnie 那个新闻是啥 什么鬼]
qoko:[诶,otaku不知道啊!]
[otaku怎么了!]
minnie:[是说杀人案件来着。]
Nov:[等等!话说mona的坐标是G市?!!那不是高发地点吗!喂!你没死吧?!!]
qoko:[你有毒吧死了是谁在和我们聊啊x]
“吧嗒”一声,mokiya愣神看着咬断的勺子丢了下去。它摔在青褐色的地板上,却悄然无声,像是掉进了深渊。
她捡起勺子拿纸巾解决了下,丢到了纸篓,然后端坐在屏幕前慢速码字。
[我没事啦。]
她看了眼电子表,直接按下了回车。
让聊天室里的众人安心下来后,mokiya伸手够昨天放在电脑边上的那盒已经开袋的饼干。虽然不好吃,但她没有心情起身去冰箱里拿其他食物——况且看着满眼的草莓她实在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然后她的手摸到了金属硬物。
并不是饼干。
“就说怎么一股子生锈的恶心味儿。”她嘟囔了一声,拿起有些生锈的瑞士刀,将它归为远处,然后移开视线后终于寻觅到了再远处一点饼干。
“找到你了。”

××××××××××××××

警告!逻辑已死

天了噜这个谎我自己都圆不下去了 真他妈到处都是漏洞
希望下一章能按原计划地好好完结x
意识流真他妈难写 还让不让人好好装次逼x
另 还是旧版本好用 虽然主页没有新版好看但是我对月份分类的热爱已经超过了一切√
希望不要卡文
希望不要卡文
希望不要卡文
以上。这里是已经卡了人设单子的栗子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