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かせて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伪同人】第三天,链接中断。(四)


上一篇:(三)

【DAY03】

mokiya一个人坐在联谊会的最角落,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搭讪。
她捧着已经凉掉的奶茶,顶着巨大的黑眼圈,眼角的余光却依然不时地瞟向频频闪烁的手机屏幕。
这个联谊会并不盛大,在一个KTV的包厢里,无疑是群聚的生物互相将玻璃器皿里灌满各色液体然后对着麦克风大呼小叫的活动。
简直是和死了一样无聊。
离打赌的日期还剩下今天一天,然而那尴尬的数字却是从今早起就没有再动过。mokiya有些心塞地揉了揉鼻子,同时发出了一声闷哼。kurumi那家伙,把自己拖来了联谊自己却失踪了。
但是令她觉得最奇怪的是,现充却不是去约会了,因为yuitu还在这个房间游荡。
哈?有了女朋友却来联谊?
告密告密。
嘛,这样有点可怜诶。mokiya想。
但是毕竟那家伙全身都包裹在非日常45°的红色光芒之中,实在是太闪耀了,她有些担心好友在逃离日常的铁轨上信步奔走的同时,会不会被极速驶来的列车所碾压。
然而这样的担心很快就被别的什么所代替了。
那个所谓“别的什么”,大概就是这种非日常的“人类社会现象”。
要是hell在的话…hell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一个人埋葬在耀眼的红海中翻滚。
但是hell…他是谁呢?他离开了屏幕,什么也不是——要是真的离开了屏幕,那就是纯粹的赤红,那他就是敌人,π/4的敌人。
他是没有办法直接帮助她扭曲那令人气愤的1°的。
求助他没有用。
求助没有用。
然后mokiya开始发呆,开始回想昨天kurumi离开她家时候的表情。
其实没什么表情,就和她来的时候一样,玄妙地有点悲伤,那种非主流小说里作者最擅长描写的悲伤,令她觉得自己就生活在文笔如糟粕的作者的笔下。
后来呢,kurumi还没走她就吃完了那袋饼干。
依然带着前几天那种生锈的恶臭。按照kurumi的说法应该是她的房间实在放得陈旧,不论是饼干还是空气都过期了。
虽然说是有点扯,但是mokiya认为自己坚持不做卫生的原因之一就是kurumi太喜欢给她家买草莓了。草莓不仅难看,还难闻,太破坏心情了。
当然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她家有很多活性炭,不至于臭到邻居去报警。
对此,kurumi的评论是“简直一派胡言”。
mokiya看了眼沸腾的人群,叹息了一声拿起闪个不停的手机。
话题还凝滞在昨天的杀人事件。悉获了全过程后,mokiya不可理解地耸耸肩,那个杀人犯简直是世界的边缘人,因为没有人理解什么的就去杀人报复社会,这种推测,警方居然也能相信,疯了,绝对是疯了。
像她,不就是世界的边缘人吗?
像她…
[总之,我虽然是在G市,但我的地点的确是很安全的啦。]
她用手机打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注意力很快又回到了hell身上。怎么办,赌约完不成了。
杀人案件…
[hell可能知道什么哦。]
qoko:[他——?]
minnie:[是哦,他的坐标也是G嘛。]
Nov:[诶诶诶诶男神会不会有事啊?昨晚的私信他完全没回嘛!]
[去别的地方问问?大一点的聊天室如何?]mokiya一步步算着,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这句话。
这样充满了谜团的男神hell,对,活在他们心中的完美天使,这才是她的好帮手,她的1°。
托了杀人事件的福,hell的粉丝数又开始狂飙。
995。
Nov:[@mona 天哪!又有一起!]
[什么?]
Nov:[杀人事件啊!就是G市!mona你没事吧?]
[诶我没事。]
qoko:[好像是一家KTV来着。]
奶茶有些过于冰了。mokiya注视着快要一个接着一个在她的揉捏下破碎的泡泡,“啪”地一声,闪出红色的光,声音极像断裂的墙根。
[我是在KTV里面来着呀,但是大家都没事。]她笑了一下。
“嗒”。
996。
人群还在疯狂地上下左右疯狂扭动,他们争抢话筒,满脸的肉互相挤兑,喧闹得能够将屋顶整个掀翻。
“嗒”。
997。
真是好奇怪啊,明明这么吵,为什么她还能听见窗外雨滴的清脆破碎声,为什么还能听见屋檐下归巢之鸟微弱的鸣叫声,为什么——还能听见那个熟悉的鞋底摩擦动摩擦系数近乎为0的冰砖的声音?
“嗒”。
998。
minnie:[wow,这次的手法真是有够酷的。杀人犯简直是变态嘛。]
qoko:[我只希望男神不要遇到这样的事情。]
[…杀人犯…]mokiya犹豫地打了一行字。
queser:[mona说啥]
[杀人犯应该是有什么理由才会这样做呢。说不定和你们想的恰恰相反。]
mokiya认真地码完了字,皱了皱眉,全部删掉。
“嗒”。
999。
[去死吧!]
最后,她发出去的是这样的语句。
“嗒”。
1000。
门开了。
忽然之间包厢内就安静下来,音乐声戛然而止,像是流了一地的鲜血忽然凝固。所有人一同注视着门的方向。
mokiya睁大了眼睛——那是kurumi。
一把有点生锈的水果刀直直插在她脑袋上,汩汩地流出鲜血,围绕着她精致的五官。
她的眼神很直,表情没有什么异样,和她来她家时是一样的。mokiya哑然,那种非主流小说最爱描写的悲情和恐怖小说嚼烂的桥段同时被拼凑在同一个人身上,那种情况真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吐槽。
mokiya想回头看看其他人的反应,但是她的脖颈僵住了,像是放置了多年却没有机油来润滑的齿轮,散发出血腥的生锈味。
她觉得旁边已经没有人了。
这个桥段是π/4,是她的1°,是她的hell。
kurumi走了进来。
“miyaki,我喜欢你。”她张了张嘴。

数天后,聊天室。
qoko:[G市的杀人犯被抓到了!居然是个女生诶!]
minnie:[感情纠纷什么的果然我没有猜错诶。]
minami:[但是这样误伤普通人太过分了吧!就该碎尸万段!]
qoko:[这个聊天室原来是四个人吗?]
minami:[你在说什么啊!一直都只有我们不是吗!!]
qoko:[那为什么聊天室的名字要叫做miyaki啊?]

【一个奇怪的cast】
モナ(mona)     CV:宮城 モキヤ(miyaki mokiya)
ノヴァ(Nov)    CV:胡桃(kurumi)      
ヘル(hell)         CV:山田 裕一(yamada yuitu)

××××××××××

【再次警告逻辑已死】

我的天这个巨bug真是雷死我了xx
要是有没有怎么看懂的读者(开什么玩笑你也会有读者)也不必问我了因为我也不太懂xx 不懂就多看最后的cast 那个是正文的一部分有很重要的线索。(我也就是瞎bb)

漏洞多得我都懒得修补了 智商低编个文都心累
这是最快速完结的短篇连载了呜呜呜我还可以更没有效率一点吗xx
第四章几乎全程都是在公交车上完成的头好晕xx
第一篇正式向着意识流迈了一小步的文。
以后还是来点正常的文吧xx 所以自从不笑的花被禁了之后就没再更过耽美了(其实一直没怎么更好吗!)
要是有非常非常严重的bug请一定要告诉我(当然我觉得可能满篇都是xx)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