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かせて

【感谢每一个红心和推荐】
半吊子写手/一事无成的画手

“昨天你还在我可以触摸的眼睑之下,今日你在任何我想起你的日子里,而明日你或许已经涅槃成我不再认得的模样。”
“但我只喜欢这一刻的你。”

福州·上杭


-

画完感觉要死了(其实没有画完
差不多算第一次画这个 再上一次大概是六年级…。
感觉没有一点儿进步啊握草。
怕对比太严重了我就不放原图了x反正现实比想象得更梦幻什么的x

评论(1)

热度(1)